线上自习室为何突然走红

来源:北京商报

原标题:线上自习室为何突然走红

线上自习室作为新鲜事物,近年来不断涌现。近日,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市面上已经有了Timing、同桌、番茄ToDo等各类线上自习室App。同时,好未来旗下的学而思网校也于近日上线了线上自习室功能。据了解,学而思网校推出的线上自习室还配有专门的班主任老师,用线上视频的形式还原教室自习的场景。有使用线上自习室的大学生用户告诉记者,他们使用线上自习室的原因通常是出于对时间的规划需求和加强自身的自律性。由此可见,从K12阶段到大学研究生阶段,不同年龄段的学生对自习室有着差异化的需求。

想做“社交”的自习室

北京商报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像同桌、Timing甚至B站学习区这样扮演线上自习室角色的产品已经收获了一大批用户。这些产品的定位更偏向社交化。主要功能为帮助有需求的用户实现相互监督、相互鼓励打卡进行学习。

今年24岁的学生小李使用过Timing和同桌两款线上自习室App。“选择线上自习室是为了和朋友们互相监督对方学习,我想找一个能面对面学习打卡的软件,但当时线上的办公软件很少,还没有钉钉、腾讯会议这样的办公软件,用微信视频会很卡,而且处理消息很不方便。”

小李说,一开始用Timing的时候,可以创建自习室语音或者通过视频连麦来学习,结束以后还能自动生成视频剪辑。“一开始Timing的用户大部分都是大学生,也有少部分高中生,总体来说学习氛围还是不错的。后来Timing开始改版,给我一种从功能型App向社交型App转变的感觉,用户界面变得很复杂,还有一批KOL开始入驻,而且打开App全是小视频,很像抖音的界面,用过几次我就不再用了。”

在这之后,小李又和朋友尝试用过“同桌”App,却还是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功能不够简捷、无关内容太多、卡顿严重等等。另一位准备考研的学生王峰(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考研期间,他和朋友们一起用的线上自习室软件是一款名叫番茄ToDo的产品。“在我看来,这样的软件功能都大同小异,主要就是用来计时和强制学习,起到学习的辅助作用,但基本上这些功能也都有破解的办法。”

有趣的是,小李和王峰在弃用这些以“线上自习室”为主要功能的App后,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腾讯会议、钉钉这样的办公软件作为新的“自习据点”。这些办公软件的强工具化属性恰好满足了他们的需求。“这些办公软件用来开会、连麦讨论、视频学习挺好用的,而且钉钉还能保留资料。”小李表示。

用户群年龄下沉

在调查中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使用线上自习室App的群体以大学生为主,中小学阶段使用线上自习室的学生并不算多。据了解,在今年9月,学而思网校推出了线上自习室功能,面向K12阶段的学生提供线上自习室服务。从大学生再到中小学生,线上自习室的用户群体年龄正逐步下沉。

学而思网校线上自习室项目负责人赵晓炜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推出线上自习室产品的初衷是基于对目前学习场景的洞察与理解。赵晓炜告诉记者,学而思网校推出线上自习室是希望搭建出和学校类似的学习场景,引导学生形成学习的良好习惯,激发学习动力。

此外,对于目前市面上已有的一些线上自习室App,赵晓炜认为,这些产品的用户群体实际上是具有自主学习能力的人群。“他们希望自习室解决的问题可能集中在提高专注度,解决拖延症、强迫症这些方面。但回到K12阶段来看,中小学生相对来说心智更不成熟,自身还没有形成完整的学习体系和学习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成人学生对自习室的环境需求,K12阶段的学生对自习室的需求更为多元,赵晓炜将这些需求分为了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监督,确保孩子在学习;第二个阶段是检查,检查作业有没有真正完成;第三个阶段是批改阶段,批改阶段的逻辑需要有更专业的人士来介入;最后一个阶段是答疑,落到知识点层面。”赵晓炜指出,用户对上述四个阶段的需求空间是不断缩窄的,呈现出金字塔结构的特点。“由此,线上自习室未来也是从监督出发,向答疑的方向发展,最终发展如何,能提供什么样的解决方案,同时打磨整个供应链上的产品,降低成本,更加贴合用户需求,这些点都是未来探索的方向。”

自习室风起

实际上,近年来不仅线上自习室开始走俏,线下自习室也成为很多人眼里的好生意,大大小小的自习室遍地开花。在井喷市场的背后是庞大的用户需求,不管是中小学生还是大学生,舒适的学习环境已经成为刚需,提高专注力,摆脱拖延症也成为很多学习者的痛点。但尚未形成规模化的自习室市场,线上自习室产品本身并未形成较高的技术壁垒和竞争力等痛点问题,又不禁让人思考,自习室的这阵风能吹多久?

北京民办教育协会副会长马学雷认为,目前来看,线上自习室更多地发挥了一种线上监督的作用,除此之外在其他方面的作用并不明显。“当然,这种监督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解放了家长。”马学雷指出,如果线上自习室未来要朝着批改答疑的方向发展,配套师资能否跟上是个问题。“能力强的老师完全可以直接去教授课程,而单纯做自习室老师的创收可能没有那么多。”

同时,马学雷表示,“时时刻刻盯着学生让他学习,对孩子的自立自主能力培养并不一定是好事,把孩子放得更广阔一些,更加符合人才的培养规律”。而从中小学减负的角度来看,自习室解决的学习问题仍然集中在应试问题,和基础教育的改革方向并不相符。“我认为做线上自习室更需要谨慎,切莫强调强化应试,以免与政策和基础教育改革背道而驰。”北京商报记者 程铭劼 赵博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